校园 > 就业 >

非正规就业人员普遍反映:自身工资的多少与劳

时间:2020-02-18 18:35

来源:未知作者:axin2008点击:

  经济发展和保障就业是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而就业是最大的民生。开展月度劳动力调查的目的之一就是及时、准确地反映劳动力资源、就业和失业人口的总量、结构和分布情况,从而为加强就业服务提供依据。在开展劳动力信息采集的过程中,就需要对就业人员的分布进行了解、掌握,分析就业领域存在的状况和问题。笔者结合劳动力调查工作实践,对有关非正规就业的问题进行归纳总结,以期对这一问题有更多的了解。

  非正规就业的概念最早是由国际劳工组织于20世纪70年代提出。通过分析比较国内外对非正规就业的界定,笔者比较认同黎煦等人的观点,即非正规就业是指在非正规部门中的就业和正规部门中缺乏正式和稳定劳动关系的就业,后者包括没有劳动合同、没有社会保障、缺乏健康和安全等的就业形式。

  通过对非正规就业的界定,可以从两个维度进行判定:是否在非正规部门就业,是否具有正式且稳定的劳动力关系。在本文中,笔者认为只要满足以下两个条件中的任何一个,即视为非正规就业:一是在城市非正规部门(如个体工商户)就业的城乡劳动力;二是在正规部门(如机关团体事业单位、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集体企业、私营企业等)中就业,但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就业人员。

  以笔者所在的马鞍山市6月份月度劳动力调查数据为例,主要从是否签订劳动合同、是否缴纳社会保险、工作时长和工资水平这四个角度来阐述非正规就业的一些情况。

  签订劳动合同的角度——在就业人员中,就业身份为雇员的有198人,有78人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占比为39.4%。从单位类型上分,比重最大的是私营企业,占78.2%。

  缴纳社会保险的角度——抽样数据显示,在签订劳动合同的雇员中,未缴纳社保的有13人,所占比例为10.8%;还有39.2%的合同雇员不享受带薪休假政策。

  工作时长的角度——在当月调查的正在工作人口中,平均周工作时间为45.5小时。分经营活动类型来看,平均周工作时间最长的为自主职业、灵活就业人员,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53.3小时;其次是非农个体经营户,平均工作时间为51.3小时;私营企业的平均周工作时间达49.9小时,均高于抽样调查的平均周工作时间。

  工资水平的角度——在实地访户中,非正规就业人员普遍反映:自身工资的多少与劳动强度或工作的时间长短呈现正相关。虽然从事劳动强度大、时间长的工作,工资有一定的增加,但是与正式职工还是有所差别。加之由于非正规就业大部分不签订劳动合同,不购买社会保险,这就造成其获得的实际月工资不高,使得非正规就业人员取得的月工资水平偏低。

  就业结构性矛盾的现实困境。一方面由于文化水平不高、技能低的劳动人口占比高、供给过多;另一方面产业结构调整、新兴技术行业激增对“蓝领”型职业技能人员的需求得不到满足,造成了就业结构性矛盾突出,使得劳动力市场中出现“无事可做”与“无人可用”的双重悖论,这就为非正规部门就业提供了空间和不得不选择的余地。

  正规部门用人的偏好。从企事业单位等正规部门用人的角度来看,一是招聘、雇佣非正规就业人员可以降低用人单位的成本,减少单位内部运行支出;二是使用非正规就业人员可以安排从事正式员工不愿从事的业务或工作;三是在雇佣关系上,可以方便人员流动清理,在人员解聘过程中不存在纠纷问题。同时也可以看到正规部门充分利用了城乡富余劳动力,解决大量无法通过正规渠道或者方式进入企事业单位人员的工作问题。

  基于自身实际的考量。不同人员选择非正规就业,是基于不同原因和目的进行的决定。如女性劳动力,由于孩子小、需要照顾家庭,而无法或者不愿从事全勤工作;部分退休再就业的老年人,出于体力和健康上的考虑,更倾向于短时间的劳动,不想也不愿在正规部门工作,只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计;青年人则更多是愿意享受自由,不愿意成为正式员工后被剥夺自由和时间;而进城务工农民工,由于存在户籍、文化程度、自身技能等限制,多是从事建筑、制造等工作,处于“半工半农”的状态,无法实现在城镇正规就业的需要。

  在就业形式日益多样化的趋势下,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和商事制度改革等背景下,政策支持和经济发展的需要为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有效动力,这为促进就业、缓解就业压力带来明显的内生动力。在此环境下,新的就业形式和工作模式都有不同程度的发展,这就使得非正规就业普遍出现在非正规部门就业人员和正规部门无合同、不购买保险的劳动者中间。非正规就业的人员类型主要有互联网从业人员、新经济业态人员、下岗创业工人、流入城市的农民工、重返就业岗位的女职工、退休后再就业的老年职工等人员,表现形式多为灵活就业、短期临时就业、非全日制就业、劳务派遣就业、分包生产或服务项目的外部工人等。

  由于非正规就业与正规就业存在区别和差异,这就势必会造成非正规就业存在以下几个问题,需要加以解决,主要表现在:非正规劳动者与正规劳动者之间存在时薪上的差距;短期工、临时聘用人员等非正规劳动者的劳动时间较短,无法获得基本生活性收入;非正规劳动者的雇佣不稳定,易受经济不景气的影响,劳动者在忙与闲(如服务、餐饮行业)之间进行选择,就会经常出现兼职、临时工情况;未纳入社会保险制度,一旦失业可能造成生活境遇变差,得不到很好的社保救助和帮扶。

  一要正视非正规就业的社会效应。非正规就业具有鼓励就业和创造就业机会的作用,能够很好地扩大就业,提高中低收入人群的工资性收入,需要用政策和社会保障把非正规部门的渠道纳入劳动力市场主流之中。

  二要重视非正规就业的问题和不足。对劳动者个体而言,非正规就业是一种不稳定的、短期性的、季节性的、灵活性的和临时性的就业形式,这就表明劳动者就业具有非长期性,工作取得的收入缺乏连续性。同时,调查显示,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参加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等社会保险的比例都较低,非正规就业的社会保障不尽人意。

  三要关注非正规就业的保障。由于非正规就业具有不稳定性,是介于半就业与充分就业之间的中间状态,很容易走向失业,但却是消化和解决剩余劳动力的蓄水池。根据劳动力供给学说观点,这种状态下的就业应该是以生计工资为主,主要是满足基本生活开销支出的需要,不存在职业发展、社会身份或者个人价值的追求,需要关注非正规就业者的状况。因此,需要做好非正规就业有关的制度和政策制定,进一步加强劳动合同管理,规范劳动用工制度,从而促进劳动力市场不断完善。

【责任编辑:axin2008】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